第三十章 曲終人散(1/2)
看著瘋狂匯聚魔氣的鬼臉,阿貍的臉露出嘲諷的笑容,雙手化作利爪,身影穿過面前一道道虛幻的大門。

  在阿貍的催動下,原本整齊的排列的虛幻之門快速的朝著鬼臉的四周擴散。

  在鬼臉驚恐的目光中,一雙雙利爪從每一道虛幻的門中伸出,帶著凌厲的罡氣朝著鬼臉抓去。

  劇烈的碰撞聲不斷的響起,鬼臉之出現一道道的傷口,一滴滴的黑色液體緩慢的從傷口掉下來。

  恐怖的嘶吼聲籠罩在小鎮之中,原本寂靜的小鎮之中開始出現一絲絲的哭泣聲。

  所有的小鎮居民都在哭泣,但是他們的眼淚并不是因為阿貍和秦安的付出,而是因為恐懼。

  這哭泣聲中帶著對阿貍無比的痛恨,這濃郁的恨意不斷凝聚,最后化作一股怨念快速地匯入魔氣之中。

  瘋狂進攻中的阿貍感受著實力沒有絲毫減弱的鬼臉,回頭一看身后的笑著,臉露出無盡的凄涼。

  對于自己的保護他們從來都沒有認同,他們只是感覺到自己的到來給他們帶來災難。

  這或許就是自己的宿命吧!阿貍心中想著,此時心中不再是因為保護小鎮居民而戰,而是為了保護自己和秦安而戰。

  現在在她的心中秦安和自己的生命要比自己身后的那群人重要的多。

  低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秦安,阿貍的臉露出一絲笑容,身影再一次投入那一道道虛幻的門之中。

  瘋狂的利爪不斷的進攻,鬼臉的口中也出現一只只的小手不斷轟擊著阿貍的利爪。

  劇烈的罡氣不斷的朝著四周飛射,但是總是有那么一道虛幻的身影站在秦安的面前。

  伴隨著不斷的進攻,阿貍身的氣勢在不斷的減弱,鬼臉的實力區并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有著不斷增強的感覺。

  面對實力不斷增強的鬼臉,阿貍悲憤的朝著身后的小鎮喊道:“你們會后悔的,是你們自己在毀滅你們自己?!?br />
  怒吼聲消失,阿貍看了一眼秦安,臉露出決絕的神色。

  一條條傷口從身出現,一滴滴的鮮血不斷的從傷口處留下。

  隨著鮮血的不斷流出,阿貍身妖化的痕跡越來越嚴重,全身的氣勢也在不斷的暴漲。

  她在祭獻自己的人族血脈,此刻她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通過祭獻自己的人族血脈,讓自己的完全進化為妖族才有可能保住秦安的生命。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阿貍的身軀已經完全進化為妖族,一條九尾妖狐站在鬼臉面前揚天長嘯。

  漫天的罡氣從阿貍的身發出,每一個毛發化作一根根罡氣之針瘋狂的朝著鬼臉刺去。

  鬼臉看著滿天的罡氣之針,臉終于露出恐懼的神色,口中的小手密密麻麻的擋在自己的面前。

  如春雨一般的罡氣之針不斷的轟擊在一只只的小手之,一個個微不可查的針眼出現在手掌之墻。

  凄厲的慘叫聲不斷的從手掌之墻的后面傳來,阿貍的攻擊已經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狐貍臉閃過一絲瘋狂,一道虛幻的門緩慢的出現在鬼臉的后面。

  阿貍雙眼之中鮮血滴落,身影快速的進入面前的一道虛幻之門中。

  身影一閃,阿貍的本體已經出現在鬼臉的身后,帶著罡氣的利爪如閃電般的朝著鬼臉的后面抓去。

  巨大的力量讓鬼臉不斷的向前,罡氣之針瞬間刺穿鬼臉。

  鬼臉猛然出現在后面,阿貍確實看著滿臉針眼的鬼臉,再一次發出一聲怒吼,身影筆直的朝著鬼臉撞去。

  震天的巨響瞬間覆蓋整個小鎮,阿貍和鬼臉周圍的鼓樓也瞬間坍塌。

  兩道利爪劃破鬼臉,鬼臉瞬間分裂成幾塊,刺穿鬼臉的阿貍筆直的掉落在地,九條尾巴緩慢的變成一條,身影蜷縮在秦安的身邊。

  天空之中分裂成幾塊的鬼臉已經不能再一次凝聚在一起,只能緩慢的消散。

  清晨的朝陽升起,一道道陽光緩慢的灑向大地,在金色的光芒之中鬼臉散發的黑氣快速的笑容。

  靜靜的放在小鎮中央的巨大棺淳已恢復到原本的模樣,面不在黝黑,也沒有任何魔氣的存在。

  在溫暖的陽光中秦安緩慢的睜開自己的雙眼,看著快速消散的魔氣臉露出欣喜的神色。

  秦安的目光朝著四周看去,很快臉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