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狼怪-艾亞·喬伊斯(1/2)
“……最近出現了很多親近鳳凰社派系的巫師在四處打聽主人的下落,你一定知道什么盧修斯,難道主人真的沒有死嗎”

  “……天哪,你聽說了嗎盧修斯,上次你和我怎么說來著的,你說黑魔頭永遠不可能再回來了是你說的吧要是他回來了我該怎么辦,我會被整治得非常慘的!”

  “……馬爾福!你聽說消息了嗎主人還活著!我上周嘗試著阻止那些白巫師派系的蠢貨了,那群家伙運氣不錯,沒能弄死一兩個……”

  “……親愛的馬爾福先生,我明白你來信的目的并可以向您承諾,無論今后發生什么事情,我帝里斯家族永遠是馬爾福家族的忠實盟友?!?br />
  ……

  諸如此類的信件層出不窮。

  黑魔頭的動向并不是只有正派人士在意,而就如同并不是所有正派人員都希望伏地魔就此消失一樣,也并不是所有身處黑暗的家伙都希望伏地魔復出。

  混亂會破壞一些東西,會造就一些東西,會催促一些權力交換給下一任主人。

  十年時間足以讓最堅定的信仰也變得動搖,伏地魔已經變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絆腳石。

  會為利益所迷惑,會因權力而陶醉。純血巫師自詡高貴,但糾纏著他們的也不過是一些只要是個人就一定會困擾的七項原罪罷了。

  在所有的純血種,馬爾福無疑是最不希望伏地魔重新出現的那個人,至少不是現在!

  喬迪不會想到自己一頓金融詐騙的操作讓馬爾福拿到的資金最后會用作這些用途。

  馬爾福先生先是為了應付麥格教授頓催債不得不向飛天掃帚店訂購了一把光輪2寄給那老太婆。

  也不知道那個膝下無子的老巫婆為什么會突然想要一把運動款的飛天掃帚,希望她試飛的時候一不小心摔斷脖子。

  緊接著,他就不得不花費大量的金錢來安排手下配合鳳凰社派系的人手搜尋那些最容易暗藏神秘的地方。

  同時,伏地魔殘存的那些狂信徒也需要給予一定的資金,只是陪同他們一起上路搜索的那些人手最終的目的是不是和狂信徒們一樣的救助主人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是必須加大力度的向鄧布利多施壓。

  如果那個黑魔王最終黨政會回來,只要自己占有了霍格沃茨,只要自己能夠拉攏魔法部作為后盾,這個魔法世界,或許可以由馬爾福家族和伏地魔一同瓜分。

  …………………………

  此時在有求必應屋里,儀式已經開始。

  而此時此刻的喬迪模樣著實狼狽。

  “這、這、這才像樣!”奇洛滿意的看著喬迪狼狽躲閃的樣子,好幾次那個學生都差一點命喪當場。

  但奇洛不為所動。

  喬迪壓抑住自己動用底牌的想法,非常艱難的防備著徹底發狂的艾亞。

  就在幾分鐘之前,他親手把艾亞的清醒推入最純粹的黑暗中。

  就在艾亞陷入瘋狂的同時,禍犬圖騰完成了最后一段提純。

  “憤怒!”

  奇洛在魔陣外維持儀式,等待著狼怪的血液沸騰到需要的溫度。

  “絕望!”

  喬迪施加過變形咒的衣袍把自己拉拽到一邊,同時化作一雙巨大翅膀的注靈火焰撲打著驅趕想要追擊的狼怪。

  “暴食的罪過……貪婪的、禍犬!”

  聽得出來的,奇洛的話語中漸漸灌注了更多魔力。

  喬迪明白自己的支撐總算到頭了。

  奇洛揮舞魔杖的動作非常瀟灑,陡然亮起的魔法陣把還在向前撲進的狼怪拽住,拉扯回到法陣中心。

  奇洛絕對想不到,他施法中的晦澀感喬迪能夠看的出來。

  他使用的畢竟不是自己的魔杖,而寄生狀態的他似乎沒有能力完全征服手中的魔杖。

  無形的手拉拽住了他的四肢,抓握壓陷的痕跡下狼人的毛發在魔力的燒灼中化為飛灰。

  艾亞艱難的扭動脖子,喬迪能夠感受到他體內澎湃的詛咒力量被過分活躍后陷入瘋狂。

  喬迪和他都在等待著這個瘋狂。

  狼怪最終嘗試著仰起頭顱,半張的嘴巴發出那聲嚎叫。

  “現在!”奇洛說出了那個單音節的單詞。

  喬迪來到了盛放容器的罐子前,施放奴役契約中的使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