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水柜”(1/2)
“我忽然對你的卡牌游戲很感興趣,你能告訴我游戲規則是什么嗎”

  卡爾斯注視著這家伙詢問說。

  “你一個人可完不成游戲,要不要算我一個”

  這時他想要主動試圖加入其中。

  對方像是沒有聽到卡爾斯所說的話一樣,他低頭將繼續洗著手中的那副很奇怪的撲克套牌,過了良久才沉默的嘆了口氣說。

  “規則并不是我制定的,那只不過是大家約定俗成的東西,而我只是恰好知道一個很不幸的消息?!?br />
  說著他失望的看了一眼卡爾斯,似乎像是這種不幸的消息跟卡爾斯有關系。

  因為就是在看向卡爾斯并且望了他一眼后,他緊接著又哀嘆了一口氣。

  幾乎任何人,在聽到某個糟糕的事情跟自己有關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想要了解事情的全貌。

  尤其是對于卡爾斯這種試圖努力去掌控全局的人來說。

  他不能容忍有著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在自己所規劃的局面之外。

  雖然聽著這個男人所說的口氣,他話語當中隱隱約約有著一絲威脅跟嚇唬自己的口氣。

  但是那威脅實在是太低級了。

  稍微精明一點的家伙,都不會上他的當,然而卡爾斯卻反而會因此正好落入到他的陷阱里。

  不是因為他太笨,而是他實在是過于聰明,所以反而被對方反其道而行之的手段誤導在其中。

  只要不去跟對方打交道的話,這家伙就不會找上自己的麻煩。

  那么,有些近在咫尺的情報和線索也很有可能跟自己擦肩而過。

  卡爾斯不可能就在這家伙擺出了如此明顯的暗示后,仍然對這一切熟視無睹。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權衡之后,雖然本來卡爾斯可以拒絕。

  但是最終他還是決定選擇先聽聽這家伙在之后會怎么說,然后再去下判斷。

  明白了這一點,然后他就皺起眉頭扶著自己的下巴,露出了自己思考的模樣。

  貌似像是在想了一段時間后,卡爾斯這才困惑的追問著說。

  “這個不幸的消息,該不會跟我有關吧”

  男人點了點頭,然后又看向周圍的其它人,反過來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出了一個更勁爆的秘密。

  “在這個世界,像閣下您這種一個軀殼當中有著兩個靈魂的存在,我可從來都沒有見過,所以……您打算做什么”

  這句話說出了卡爾斯最大的秘密。

  心中對此強作鎮定然后在表面上表現出一副憂郁的困惑,卡爾斯他不解的瞇起自己的眼睛。

  這次他是真的感到迷茫了。

  對方能夠通過遍布每個城堡的乞丐,組建出一個可怕的信息網,知道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至少那還有理可尋。

  但是知道自己的身軀里有著一個并不相同于這個世界的靈魂。

  難道說魔法的力量,已經強到了可以看穿一個人的身軀里的不同角色了么

  對于這樣的言論卡爾斯不太能夠聽明白,為何對方要告訴自己這些事。

  而他尤其感到不安的是,他想要問自己要做什么。

  但是很有可能,這只不過是最常見的江湖騙子嚇唬人的套路,自己只不過是被唬住了而已。

  “一個身體,有著兩個靈魂,這聽起來像是很擁擠的樣子,你是在說我么”

  卡爾斯隨即表現出了自己的嗤之以鼻,然后就真的開始用著那看向江湖騙子的眼神看著對方。

  這家伙感覺到了卡爾斯神態和動作上所做出來的反應,看出了他想要竭力掩飾的緊張。

  并不想這么早打破兩個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的友誼和平衡。

  他咳嗽了一下,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后,他隨即收斂了剛才咄咄逼人的態度,沒有繼續說出什么駭人聽聞的詞語。

  諸如[集中供暖]這種完全不會存在于這個世界的詞語。

  作為某個近乎于是規則的喉舌,他從新板起了自己刻意表現出來的神秘模樣。

  他搖了搖頭說。

  “誰知道呢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在我看來,那真理究竟是什么樣的,恐怕只有閣下您自己才清楚?!?br />
  然后就在那片刻的猶豫之后,他有些擔心的說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