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洞**的石門(1/2)
還以為這石蓮有多牛呢,沒想到竟然也學過三十六計。

  打不過就……跑。

  “你們在這等著,跟過去看看?!?br />
  現在是離開的最好時機,但杜良總覺得這石蓮有古怪,尤其是對這懸崖的深處十分好奇。

  “你自己過去?”

  卓少卿有些不放心的看向他。

  杜良微微搖了搖頭,看向卓少卿和他身后的眾人。

  “你們暫且在這停留片刻,如果我一炷香的時間還沒回來,你們就……”

  “我們就不用等你了?”

  “你們就他娘的趕緊來救我!”

  杜良沒好氣的嚷道。

  “啊,這樣啊?!弊可偾溆行┎缓靡馑嫉膿狭藫项^,一般書里面都不是這么寫的啊。

  杜良這才橫了他一眼,叮囑了一番:“你們要小心那水潭里的黑色圓石,那東西有點邪乎?!?br />
  “好?!?br />
  聽到對方的肯定答復,杜良這才提著天罡劍快步離去,在靠近水潭時小心翼翼的飛躍過去。

  之前因為巨石的遮擋看不真切,如果躍到對面后,才發現在那深處還有很大的空間。

  剛剛的石蓮便是消失在了后面的空間里,沒猜錯的話,那里應該有一個拐角。

  杜良謹慎的從一塊塊巨石上跨過,來到近前后果真看到那里向右彎折。

  來到彎折之處觀察,后面又是一段幽深的石洞,空間明顯狹窄了許多。

  而更詭異的是,之前明明飛向這里的石蓮,不見了。

  杜良沒有貿然前進,再次環顧四周,確定這里除了這條狹窄石洞外,再沒有其他的空間。

  那石蓮藏到哪里去了呢?

  杜良抬手捏出一團火蓮,周身之上也被火焰縈繞,將四周照的通亮。

  一步步向石洞走去,四周靜悄悄的只能聽到火焰搖曳之聲和腳下碎石的摩擦聲。

  不知是不是錯覺,這一段洞穴總給杜良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似乎他次面面對的不是石洞,而是某個洪荒兇獸的猙獰大口。

  咔嚓、咔嚓……

  杜良很快走到石洞深處,這時才發下,在石洞的洞底不是巖石,而是一扇門。

  兩扇泛著青灰色的厚重石門緊緊扣在一起,石門之間嚴絲合縫,而且表面還刻畫了大量復雜紋路。

  杜良觀察了許久也沒看出那些紋路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不像文字,也不像畫景。

  而且從那些紋路被風化的程度來看,顯然已經存在了很長的歲月。

  具體有多長,杜良也無法判斷。

  反正就是……很長,很長!

  就在杜良觀察石門時,變故突生……

  杜良飛身后退,此時那石門上突然有紅芒閃爍,緊接著一座石蓮從中顯化,像是和石門融為一體般。

  “原來躲在這里?!?br />
  杜良恍然,右手持著天罡劍猛地刺了過去。

  然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天罡劍刺在上面沒有硬邦邦的感覺,反而像是刺在了橡膠之中,帶著很足的彈性。

  “這……”

  就在杜良心中詫異時,那石蓮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吸力。

  杜良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身形一挫,長劍又深入了幾分。

  來不及深思,杜良左手捏印對著面前的石門狠狠轟去,原本縈繞在周身的火焰同時涌去。

  “嗡……”

  石蓮上的幾十顆眼球同時爆發出紅芒,竟將杜良的火焰全部淹沒,沒有引起一絲的變化。

  此時的石蓮明顯比之前還要強橫難纏,這或許和融入石門有關系。

  天罡劍上的吸力越來越強勁,無論杜良如何催動都沒有顯著的效果。

  只能勉強用天罡之力僵持。

  然而還不待他嘗試別的方法,石蓮后的石門又起了新的變化。

  只見上面的紋路似乎活了一般,如蚯蚓一樣開始緩慢蠕動,更有陣陣青灰色的光芒微微閃爍。

  隨著那些紋路的變化,杜良只覺得雙眼朦朧,一股無法抗拒的氣息撲面而來。

  “殺?!?br />
  “殺殺殺……”

  耳邊突然傳來蕭殺之音,剛開始只是一兩聲,到了后來越來越嘈雜,仿佛有千軍萬馬在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重庆幸运农场投注分析